「涼介~」才剛踏進店裡,侑李就一箭步衝到早就敞開的雙臂中,「我很想你喔!侑李有沒有想我啊?」懷中的人毫不猶豫地點頭,讓涼介笑得像傻瓜一樣。然而被閃瞎的眾人們心想:給老子收斂點,你們不過最多分開三個小時而已!但這群人怎麼會開口罵這兩個被捧在手心上的人呢?嗯沒錯,現在侑李跟涼介可都是互住對方家呢!

    「山醬,你是真的很愛知念吧?」光緩緩地走進廚房。「難道小光你不相信我?認為我跟高木一樣嗎?」涼介彷彿受到打擊般的垂下頭。「我不是這個意思山醬。知念自從跟雄也分手後,雖然已不再留戀,但在那孩子心中留下深深的傷痕,再加上我們的身世,小時候總要哄他很久,他才能夠入睡。現在的他即使看起來很堅強,不過我認為那是因為早已滿目瘡痍到不能再破碎下去了,才造就了這個假象,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好好陪在他身邊伴他一生」聽了光的解釋,涼介下了更大的決心,決定一生都要好好保護侑李。

    「吶~涼介,我的生日都過了,可以告訴我這店名的由來了嗎?」侑李坐在涼介腿上撒嬌。「不知道是誰生日那天在昏迷齁!」「告訴我嘛~」正當大家忍不住翻起白眼,要舉起各自戀人的手時,卻意外的聽到了涼介無比認真的回答。「當船不知能在哪停靠時,燈塔散發出的光芒就是在指引人們的方向;而我希望當有徬徨的人踏入我的店裡時,我能給予他們適當的鼓勵及指出正確的路」這看似再正常不過的話語,卻讓宏太、光、慧以及侑李四人落下了淚,對於沒有家人的他們來說,活到現在,不知有多少次都彷彿走到了絕境,涼介這一席話足以撼動他們的內心。大貴在一旁急忙遞著面紙,涼介則以指尖拭去侑李臉上的淚水。這一刻,他們全都明白自己活著,不是沒有意義的,不是孤單一人的。

    這天,當大貴和慧在店裡"談情說愛"時,大貴發現了正要走進店裡的人。「慧醬、知念,今天先等我們一下」說完,那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。「呦山醬,好久沒看到你了」「好久不見,裕翔。你終於回國啦!」大貴發現坐在位子上的侑李正坐立不安地扭動著,偷偷傳了一封簡訊給慧,"這個人是中島裕翔,他對於接近山醬的人很可怕,你們先假裝不認識我們"慧看完後拿給侑李看,後者表示理解的點點頭,卻在下一瞬間,又有一人慌慌張張的走進來,「裕翔,路很難找欸!啊勒?這不是知念跟慧醬嗎?」剛進來的人看向在座位上的兩人。慧無奈地嘆口氣,「好久不見,圭人」當初圭人為了表達歉意,天天都到醫院報到,也漸漸和大家混熟了。「嗯?圭人,你認識他們?」「對啊,這裡的大家我都認識喔~」「這樣啊,山醬,介紹一下吧」涼介不甘願的點點頭,說實話,他實在不想將侑李跟慧讓裕翔認識,想到小時候的回憶,涼介忍不住打了個冷顫。「這位是知念侑李,這位是伊野尾慧」「你們好,我是中島裕翔」面對眼前過於豔麗的兩人,裕翔似乎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,意味深長地看向涼介。「山醬,你是看上哪一個啊?」涼介一驚。「沒有啊!你在說什麼啊?話說你來幹嘛的?」「是叔叔拜託我來看看他的寶貝兒子」「那就麻煩你轉告他我過得很好,再見」涼介一臉就是要把裕翔趕出去的樣子,而裕翔也沒有要刁難他的意思,就離開了。一旁的圭人還在和侑李聊天,隨後才匆忙走出去,真是個後知後覺的人啊!

    「圭人,幫我查一下那兩人」「可是,他們是我的朋友,你不要對他們幹嘛喔!」「如果是乾淨的,那我自然不會動手腳的放心」裕翔冷笑道。「好好好,我請人幫你查」「謝謝,圭人人最好了!」裕翔抱住圭人。圭人疼惜的摸著裕翔的臉,他知道,雖然裕翔對涼介並沒有愛情的成分,但他最討厭玩具被搶走了。

    這時候店裡的四人,正瀰漫的詭異的氣氛。「涼介,剛才為什麼不肯承認我們的事?」侑李不安地爬到涼介身上,「涼介是不是不要我了?」侑李哀傷地說。「我怎麼可能會不要你了呢?我全世界最愛的就是你了!」涼介緊抱著他。「對啊知念,那是因為裕翔從小就覬覦山醬的地位,不斷地傷害靠近山醬的人,就僅僅為了看到山醬受傷的樣子。他是怕你也被欺負,所以才這樣說的」大貴在旁邊幫腔。「話說回來山醬」慧終於開口了。「你家是幹嘛的?足以讓別人會想要你的地位?而且店裡生意不好,卻能夠一直開下去」涼介本來就沒想瞞住他們兩個,「我家是黑道,大醬也是我們家的人喔」大貴埋怨的看著好友心想:敢麻把我拖下水啊!之後慧醬不理我怎麼辦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urora 的頭像
aurora

潾りんaurora

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