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他們兩個什麼時候會分開?」「山田先生每天都會先去店裡」「很好,派人去跟蹤那個叫知念的,趁他不注意時把他帶回來,不要讓圭人知道」「是!」

    「侑李等下見喔~」「嗯,我洗好衣服就過去」涼介摸摸侑李的頭後,出門準備食材了。哼著歌做完家事後,侑李開心的背起包包準備去店裡,走到一半時,卻突然眼前一片漆黑,下一秒就被打昏了。

    侑李緩緩睜開眼睛,「終於醒了啊你這磨人的小妖精」聽到不熟悉的聲音,侑李瞬間整個人都清醒了。「中島裕翔,你要幹嘛!」正想離開的他,發現自己的雙手被反綁並吊在空中。裕翔沒回答他的問題,自顧自的說著:「山醬應該還沒看過你的身體吧?」裕翔一邊說一邊解開侑李的扣子。侑李驚恐地睜大眼睛,想逃卻怎樣都無法掙脫繩子。「想逃是嗎?」裕翔在侑李白淨的身體上,種下一個又一個紫紅色的印記,被裕翔啃咬道破了的細嫩皮膚,流下了鮮紅的血液。「涼介!涼介!來救我啊!」侑李奮力哭喊。「沒用的,你在這裡,是不會有人發現的,不會有人來救你」裕翔不理會侑李的吶喊,繼續侵犯著侑李美好的肉體。殊不知,隔牆有耳。

    「奇怪?侑李怎麼這麼晚還沒來?」聽到這句話,讓原本靠在大貴身上的慧緊張起來,「會不會是被那個中島裕翔抓走了?」他急忙打電話給光,「小光,你有沒有看到知念?嗯,嗯,好,我跟他們說。掰掰」慧掛了電話說:「小光說他不久前看到知念走進便利商店,可能是去買東西而已吧?」三人暫時放下心來,可是這一夜,侑李並沒有回家,涼介則徹夜失眠。

    「你看吧!沒有人會來救你。你對山醬而言,不過就只是一個玩具,那麼依賴他幹嘛?」裕翔冷冷的說。「不........涼介他,會來救我的」侑李氣若游絲的說著。「你確定他真有那麼愛你?」侑李毫無遲疑地點頭,用堅定的眼神看著裕翔。裕翔最討厭有人相信那根本不存在的愛,感情什麼的,不就是人類最大的絆腳石,除了出生入死的人以外,哪談得來什麼叫做愛。一怒之下,抓起皮鞭就打,一道道傷痕,深深的烙印在侑李身上。忽然,門被"碰"一聲甩開。「侑李!」涼介大喊走進來,「放開他裕翔」涼介看到心愛的人慘不忍睹的模樣,心就好似被刺了一刀的痛著。身上只上一件褲子,到處都是又青又紫的痕跡,鮮血一滴滴流下,使侑李本就雪白的雙頰變得慘白。涼介怒不可遏的要衝過去。「哎呀?山醬是怎麼找到的呢?」「裕翔你別忘了你終究是在我家工作,我自有辦法找到你的」「你再靠進一步,我就再往這傢伙身上抽一鞭」裕翔冷靜的說。聞言,涼介不敢再前進,他怕侑李受到更嚴重的傷害,只能用憤怒的眼神瞪著他。「這就對了山醬,再更憤怒一點啊!」裕翔大笑。「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生氣的表情很好玩?明明就貴為大公子,卻只能手足無措的看著重視的人受到傷害,一定很痛苦吧哈哈哈哈!」裕翔已近幾變態,喔不對,是根本就是變態的語氣說道。眼看侑李要昏過去了,涼介急得不得了,裕翔一鞭又一鞭的打在侑李的身上,後者痛苦的哀號聲,刻骨銘心地化在涼介的心上,他再也受不了。「涼介!不要過來!你也會被打的!」心愛的人在這種時候還擔心著自己,讓涼介更加心疼。他奮不顧身的衝上前,擋下了下一鞭、再下一鞭、再下下一鞭,涼介不顧依然在抽打的裕翔,溫柔的護住侑李幫他鬆綁,臉上的表情不像是正在被打的人,看著侑李的眼神,就如同全世界只剩下他倆,只為了他們而自轉。但涼介的背早已皮開肉綻,痛得他無力帶著侑李跑走。

    「混蛋住手啊!」收到涼介訊息的大貴衝進來,朝著裕翔握著鞭子的手開了一槍,連忙和慧一起抬起兩人,因為涼介死都不肯放開抱住侑李的手。大貴朝著躲在門後的圭人說:「這爛攤子你來收」就留下了圭人和一臉不解的裕翔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urora 的頭像
aurora

潾りんaurora

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