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爸爸........媽媽.........」慧在夢中低喃著。每晚做著惡夢,總是伴隨著冷汗在睡夢中驚醒,那晚的記憶不斷折磨著他,才剛年滿10歲就被強迫與父母分開,實在是太殘忍了。

    聽到隔壁有聲音,大貴偷偷摸摸地開了房門走進去,看到慧不斷地尖叫。「慧醬?慧醬?你沒事吧?」那人沒有回應,「是在做惡夢嗎?」大貴坐到床邊笨拙地拍著慧說到,「不要怕,沒有人會傷害你,有我在」其實大貴早就偷聽到大人們的談論,只是為了讓慧安心,才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而已。
一個月後,大家的作息也漸回正常軌道。大貴一樣地去上補習班,慧則先回家了。"哐噹"屋內出一陣巨響,嚇得慧瑟縮了一下,躲到門邊偷聽。「你給我說清楚,這些照片是怎麼回事」「妳不要誤會,那時是舞香只是來跟我抱怨她家的事」「哼,跑去飯店抱怨是吧」「妳理性一點好不好!」門外的慧聽到自己媽媽的名字被提起,失神的跑走了。原來媽媽是有岡叔叔的外遇對象,嗎?年幼的慧被一堆問題填滿了腦子。從那一刻起,慧在家變得格外冰冷,除了在大貴面前以外,其餘時候都不會笑了,有岡太太也因為那件事,變得對慧也是愛理不理的,更何況是那個鮮少在家的有岡先生。
    一日回家後,發現家裡沒開燈,有岡阿姨早上說過要和朋友去溫泉旅遊兩三的樣子,慧想到。走進廚房要拿水喝的他,看到有岡先生不斷地灌著酒意識早已不清。「叔叔,你沒事吧?」慧關心的問。「死小鬼,要不是你媽媽害的,我老婆也不會像現在不理我」有岡先生胡亂喊著,伸手就是對慧一巴掌。害怕的慧躲到角落「拜託不要又來了」他低聲說著。「啊啦,這表情還真像女孩子。那賤女人的小孩長得也一副欠X的樣子」話還沒說完,就扒起了慧的衣服。慧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,只記得在失去意識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「憑你這副長相,湊合著用都還綽綽有餘呢」
    隔日醒來,慧看到自己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,領悟到了昨晚發生的事,他顫抖著身子穿好校服後,把遮不起來的地方用OK繃藏起。「大醬早安,叔叔早安..........」慧小聲地說道。罪魁禍首竟一臉沒事的吃著早餐,更讓慧感到害怕。走去學校的一路上,慧都緊緊挨著大貴,到了學校後終於放鬆下來。「大醬,慧醬是不是做天沒睡好啊?」發現到異狀的光小聲的問。「嗯?沒有吧?我回家的時候他就已經在睡了啊」「欸~這樣啊」
    似乎是認定了慧不會告訴別人,有岡先生三頭兩頭就把慧抓來折磨一番,而有岡太太對一切視若無睹。拖著已直不起來的身子躺上床,慧抱著枕頭大哭,在這裡,沒有人救得了他。「ねえ.........老天爺,如果我從一出生就註定是這樣的命運,為何要讓我誕生呢?」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urora 的頭像
aurora

潾りんaurora

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