慧來到自己家已經快兩個月了,大貴覺得他越來越不快樂,但也始終開不了口問慧。他決定補習班一下課就回家,這樣的話,或許慧還沒睡著。衝上二樓開了門後,看到的卻是渾身是傷蜷曲在床上的男孩。「慧醬?你怎麼了?是誰欺負你嗎?」大貴激動地問。總不能跟他說是他爸害的吧...................慧搖了搖頭「剛剛在路上不小心跌倒了」他輕聲說道。「那你以後走路注意點啊!」大貴雖然不相信,可是本人不願意講,那也沒辦法了。

    「小光小光!」一大早大貴就衝去找光,「幹嘛?什麼是讓你這麼緊張?」光懶散的問。「我昨天回家發現慧醬的身上都是傷,但他不肯告訴我為什麼」光瞬間清醒。「好,沒關係,我之後會問他」烙下這句話後,光就走掉了。

    「連大醬都不願意說的事嗎?會是什麼呢慧?」光翹課跑到河堤邊想,他決定從今天開始偷偷跟蹤慧。「喂!那邊的小鬼,你還是小學生吧!趕快回學校上課!」糟糕,是商店街的大叔,被他告訴媽媽就不好了。光趕緊跑走。

    然而不如光所預期的,慧放學後總是直接回家,並沒有跑去別的地方,平時也看不出任何的異狀。「大醬你過來一下!」光把大貴叫來身邊。「怎麼了嗎?」大貴疑惑地問。「你今天撬掉補習班,偷偷跟著慧醬回家好嗎?」「诶?!可是..................」大貴十分的猶豫。「拜託你啦大醬!」「好吧」

    答應了光,大貴放學後偷偷跟在慧的後面回家,之後將耳朵貼在門上沒進家門,聽到的卻是一陣陣呻吟。剎時間,把大貴下的動都不敢動。“那難道是慧醬的聲音嗎?〞他驚恐地想著。結果連家沒進,就急忙跑出去,等到補習班下課時間才回家。到了房間後,他癱軟在床上「喂?小光嗎?嗯.......對.......我有聽到了」突然一震敲門聲「大醬,我可以進來嗎?」「好!小光你等等,我之後再打給你」「進來吧」大貴說道。慧緩緩走進大貴的房間,移動到他的床邊坐下。「我今晚,可以睡這裡嗎?」慧小聲地問。「可以啊,不過,怎麼了嗎?」這句話,彷彿按到了開關般,慧的淚水一滴一滴地滑落。他一言不發的抱著大貴,默默啜泣起來。大衛慌張的抹掉慧臉上的眼淚,但就好像潰堤一般,怎樣擦不完,大貴只好抱著他躺下。「沒事了,我在這裡,沒人可以害你的」大貴安撫道,低頭一看,發現慧若隱若現的鎖骨,滿是又青又紫的吻痕。「這些,是誰弄的?」慧沒回答他的問題,只一股腦地哭著,大貴嘆了一口氣後,將他擁得更緊,「你就在這安心的睡吧」

    隔天早上,慧起床後看到桌上有一張便條,上面僅僅只有一行字 "不要害怕,有我在" ,慧對著那張紙擺出了安心的笑容。躲在門外的大貴心想:太好了,他終於笑了。

    大家趁慧去上廁所的時候圍住了大貴,「詳情我們都已經聽小光說了,你趕快說說你昨天的發現吧」「嗯,昨天我回家...................」大家聽得很認真的時候,光突然冒出一句「該不會是你爸媽吧?」因為大貴也有猜到是這樣,所以默默地低下頭,這種要承認是父母的錯,未免也太困難了點。「不然,我們今天邀慧醬放學後出去玩,你先回家問問看」宏太發出了提議,「好,我知道了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urora 的頭像
aurora

潾りんaurora

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