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們是不是對慧醬做什麼!」一回到家,大貴馬上衝去質問「你怎麼沒去補習呢?」有岡太太顧左右而言他,「我在問你們話!」大貴生氣地喊道。「是又怎樣?」有岡先生冷冷地說,「你們怎麼可以傷害他?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他?他可是,我愛的人啊」「那他媽媽就可以勾引你爸嗎?少跟我說同性戀也應該被接受,那種人的小孩,沒資格被別人愛!」看到一向溫和的媽媽如此憤怒的說話,頓時讓大貴無力的癱坐在地板上。「伊野尾阿姨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..........」

    「欸小光,我問你喔,當一個人看到另一個人的時候,就會突然安心下來,是怎麼回事啊?」慧偷偷的問。「嘿嘿,這就是愛啊!怎麼?喜歡上誰了?」「沒.....沒有啦」「啊~該不會是大醬吧?」慧白嫩的臉龐染上了紅暈。「被我說中啦哈哈!」兩人開始打鬧起來。殊不知,回家後有什麼在等著他。

    「我回來了」慧小聲地說,他怕今天有岡先生在家,刻意安靜地走進客廳,沒想到看到有岡一家都坐在那「ああ~這可不是我正在等的小傢伙嗎」有岡先生露出詭異的笑容,一把抓住慧的衣角,開始像野獸一樣肆虐起來。「大醬救我........」慧緊緊盯著呆坐不動的大貴,「你這個破壞別人家女人的小孩,我為什麼要幫你?」大貴雙眼透露出不一樣的冰冷,比起有岡先生的舉動,更加狠狠的刺在慧的心上。絕望了的慧不知哪來的力氣,掙脫出了有岡先生的魔爪,衝上樓隨便收了行李後再飛奔出家門。「大醬是騙子是騙子是大騙子!!」他一路喊道,淚水不斷湧出,就這樣毫無目的的跑著。

    我做了什麼?我傷害了慧醬?我被媽媽的話影響了?慧醬呢?大貴失神的想著。我真該去死呢!我怎麼可以跟爸爸媽媽一樣的事?大貴渙散的走進原本屬於慧的房間,然而這裡的主人不在了,只留下了一些不重要的東西,還有被壓在枕頭下的日記。受到好奇心驅使,大貴忍不住翻開日記。“今天到了大醬家住,希望不會給他家造成困擾”“最近稍微適應了一點,不過有大醬在身邊,所以沒問題的”“有岡叔叔好可怕,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呢?不過大醬說他會保護我的,所以沒關係”“收到了大醬的紙條,好開心喔。:.゚ヽ(*´∀`)ノ゚.:。他說有他在所以不要害怕,感覺突然間就不可怕了呢!”看到一行一行娟秀的字跡,都有寫著自己的名字,大貴忍不住抱著本子哭了起來。「慧醬,對不起,對不起啊,拜託你回來吧」

  「停車」坐在後座的男孩突然說道,他走下車後,把縮在角落不斷顫抖的慧扶起來,「來我家吧」一月寒冬,刺骨的寒風不斷吹著,慧哪有理由不答應。上了車後男孩說道「你好,我是山田涼介,大哥哥你呢?為什麼這麼冷出門還穿這麼少?」「我叫伊野尾慧,哥哥現在,已經沒有家了喔」慧用淒涼的眼神看著這孩子。

  「老爺,少爺又帶了一個孩子回家了」管家苦惱地說道。「沒關係的,我相信那孩子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而且這也可以多多培養以後他接手公司時候的親信」山田爸爸毫不在意的說,寵溺地摸摸慧的頭說「你叫慧是吧?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家的一份子囉,請多指教」「請多多指教」慧沒預料到這家人都如此親切的接納了自己,但他還是無法對他們卸下心房。

  「慧醬!我可以這樣叫你吧?」「嗯,可以喔」不過這個醮法會讓他想到大貴以及被他丟下的光他們。「那我帶你去介紹其他人喔~」涼介拉著他一路往樓上走。「其他人是指?」慧好奇的問道。「啊~嗯~圭人的爸爸原本是我家員工,因為意外,他父母都過世,但我們是好朋友所以就叫爸爸讓他住來我家。裕翔跟侑李是我從孤兒院帶回來的。大家都是一起長大的~要好好相處喔慧醬」圭人?裕翔?侑李?怎麼那麼多人啊?這孩子人也太好了吧!慧在心裡如此感嘆。「えっと,這間是圭人的房間,那間是裕翔的,最裡面的是侑李的,旁邊就是我的房間,那你就住裕翔旁邊的空房吧!」涼介一邊介紹一邊說。「涼介~你回來了啊」一個小傢伙從房間跑出來跳到涼介身上。嗯……記得那間是……一個叫侑李的孩子吧?「這個大哥哥是誰啊?」侑李上下打量著慧。「等等喔侑李,我要一次跟大家介紹」涼介回他,然後對著走廊喊了一句「圭人、裕翔,到我房間來」

  「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開始說囉~這個哥哥叫伊野尾慧,從今天開始也要跟我們一起住喔!」慧原本怕這些孩子不接受自己,沒想到「我叫侑李喔!多了一個哥哥真棒~」「我是裕翔,請多多指教」「我是圭人,慧哥哥要跟我們一起玩喔」這幾個可愛的孩子卻如此歡迎自己,讓慧十分開心。「叫我慧醬就好了喔」「好~介紹完畢,我們去玩捉迷藏嘛」年紀最小的侑李撒嬌的說。「侑李~你先等慧醬整理好再說吧」涼介眼看慧就要直接答應了,連忙插嘴道。看來他們也都很喜歡慧呢!涼介想到。以後我繼承公司之後,也就不用怕沒人手了,而且慧醬看起很聰明,大家一定會變成朋友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urora 的頭像
aurora

潾りんaurora

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