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山田集團由年少的獨子山田涼介接手……”新聞內容不斷的從電視中瀉出。「呿!又是山田集團嗎?」曾經稚嫩的男孩已經蛻變成穩重的男人,圍著電視的四人不再是小時候那般天真的模樣了。「他們總是和我們的公司做對!」大貴氣憤的說著。「欸!等等!」光發出驚呼。「怎麼了嗎?」「你覺不覺得那個山田旁邊有一個人長得很像慧醬?」他指著電視說。長長的睫毛、可愛的笑容,這些,都和自己認識的人很像。「該不會就是他吧?」四人找了將近十年,一直都沒下落,沒想到卻在電視上看到如此相像的人。

  「我可以進來嗎?」「嗯」涼介開門走了進來,做到房裡的沙發上。「ねえ慧醬,我知道當初是我自作主張把你帶回來的,但隔了這麼多年,可以告訴我你離家出走的原因了嗎?」沒想到這傢伙這麼在意呢。慧心想。「好吧,就告訴你好了,不過其實你可以去問侑李,他早就知道了」「诶!?你告訴他不告訴我!」「好了好了,我這不就要告訴你了嘛!」他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後說道「在我10歲那年,我爸爸家暴然後被我媽媽殺了,媽媽則因為防衛過當而被判刑,我就被鄰居領養了,那家人原本對我很好,可是有一天,阿姨發現我媽是叔叔的外遇對象,就開始不理我跟叔叔了,叔叔為了發洩,而對我……」慧娓娓道來,涼介聽完之後愣住了,住在他家的孩子,都因為有著不幸的事才過來的,但他沒想到慧是如此的壓抑,一個人獨自承受了這些事情。「慧醬不要再害怕了,我們都在你身邊的」聞言,慧頻頻掉淚,不曉得是怎麼回事的涼介只能遞衛生紙給他,慧則緊握著手中的紙條。

  「涼介,爸爸就將公司放心的交到你手上了,你們五個人一定會成功的」「相信山醬可以做很好的老闆!」「我也是~」眾人開開心心的慶祝著。「涼介變成全國最年輕的老闆了欸~」慧靜靜望著這群人,當初來到這個家後,沒有一個人排斥自己,眼見這幾個孩子也將成人了,慧在心中下定決心要好好幫涼介。

  “  山田集團董事長及四位年輕董事接手管理”斗大的標題佔著各大頭版。「小光!真的是慧醬」雄也激動地拿著報紙衝到光家。「我也看到了,但要如何見到還不知道呢!」光煩惱的說。「等一下!我記得下星期我這個部門有要去山田集團談生意」宏太突然想到。「可以麻煩你去找他嗎?拜託了」

  「伊野尾部長,有位先生找你」秘書走進慧的辦公室,「他叫什麼名字?」「那位先生說他叫藪宏太」诶?藪醬?啊啊最近新聞很多,大概是看到了才來吧!但是,是不是大醬也在呢?好想見他,不想見他,他那個叛徒!居然騙了我還一副真心誠意的樣子。慧心中一陣混亂,「告訴他我不見客」「是,我知道了」

  「圭人,今晚陪我去喝一杯」慧悠悠地開口。「我?!」圭人驚訝地看著他,「不然還有別人嗎?他們都還沒成年」慧白了圭人一眼。「這麼說,好像也對」兩人就邊走邊聊到了酒吧裡。一個小時後,慧的面前已經擺了許多的空杯子。「再來一杯威士忌!」他又在點了一杯。「有什麼心事嗎慧醬?」圭人擔心地看向他,因為大家平常在家都很少喝酒,他怕會喝太多回不了家。「我啊,以前認識的人找到我了」慧口齒不清的說到。「你是說來到山醬家之前認識的人?」「不然還有誰?」「你有趣見那個人嗎?」「沒有」為什麼要呢?當初自己只是想逃離大貴,卻連其他人也一併拋棄了。「後悔嗎?」圭人緩緩地問。「誰知道呢?」

  “他不肯見我”光是這五個字,就彷彿將空氣凝固了,四人一句話也不說,呆滯地望著前方。「會不會是怕你們跟我還有聯絡?畢竟我那樣傷害他」二十分鐘後,大貴打破了沉默。「下禮拜換我去找他,我的話,他可能願意出來一下」光提議。

  「慧醬,抱歉」「怎麼了嗎?」涼介突如其來的道歉嚇到了慧。「就是啊 ,下星期去東南亞開會的人沒辦法去了,我就擅自安排你去了」「沒關係啊!我還沒去過那邊的國家呢!」與涼介預期的相反,慧顯得很興奮。「就拜託你了!」「沒問題啦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urora 的頭像
aurora

潾りんaurora

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