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涼介我們一起去賞櫻嘛」侑李坐在他腿上撒嬌。「嗯,那我們去找慧醬他們一起,人多比較熱鬧嘛!」兩人恢復日前要閃瞎眾人的樣子,真不知該說是欣慰還是什麼,不過兩人的傷都已經復原,真是太好了。

    「慧醬~大家再一起出去玩!」「這次你想去哪裡呢?」「去賞櫻!」「欸~可是我要跟大醬去欸」「我說的是大、家、一、起、」「好好好,我們一起去」一旁的大貴連忙答應,不然到時候侑李鬧脾氣,慘的可是自己啊。侑李開心的打給光,「喂小光嗎?啊啦!是宏太啊...........嗯,對啊!可以嗎?」講完電話後,侑李開心的手舞足蹈大叫:「耶!今年大家都可以去」涼介揉揉這小傢夥的頭,最初他就是想,這幾人都是在孤兒院長大,熱鬧一點他們會比較「開心吧。

     一行人穿著和服走上街。「欸欸!妳看,他們好帥喔!」「妳看中間那個人好可愛!」「該不會是明星吧?」路人甲乙丙丁感歎著。「吶涼介~她們在稱讚我欸」侑李炫耀的跟他說。「可是啊,能看著你的只有我一個」語畢,手扶上侑李的腰吻了起來。「咳咳!這可是在大馬路上」宏太唸著他們。兩人瞬間連耳根子都紅了起來,真不知剛才大膽的他們跑去哪了。

    「我跟知念去一下便利商店喔,你們先到店裡等我們」「嗯,路上小心喔」慧帶著知念打算去買一堆零食還有自己喜歡吃的白飯。兩人開心地走著,"碰"侑李不小心撞到路人。「啊!對不起」他趕緊道歉。「死小鬼,你以為道歉就沒事了嗎!」聽到聲音,有人探頭出來,「喂龍太郎,對小孩不要這麼兇嘛.........哎呀這不是知念跟伊野尾嗎?」「中島裕翔怎麼又是你」慧一看到裕翔趕緊把侑李護在身後。「這就是緣.分.吧哈哈哈哈!這麼緊張幹嘛」裕翔露出陰險的表情,對旁邊的小弟示意一下,兩人在下一瞬間就被抓住,再度失去意識了。

    慧醒來後一如往常的冷靜,他十分清楚不久前發生的事,只想趕快帶著侑李逃走。他側耳傾聽著,聽到了海浪拍打的聲音,附近並沒有人的喧鬧聲。「知念,知念,趕快醒醒」慧喊道。「嗯?我們在哪裡?」「被中島抓到了」聽到這句話,侑李慌了起來。「該怎麼辦?」同時,倉庫的門被打開了,裕翔走了進來。「哎唷~兩位睡美人終於睜開眼睛啦!」「放我們走」慧大喊。「你這樣喊,在這荒涼的地方,根本不可能有人聽到」彷彿看穿慧的想法,裕翔這樣說。裕翔身後跟著六、七個人,各個長相猥瑣,「這兩個長得真不錯啊!」其中一人以調戲的語氣說道。這群人對著他們上下打量,侑李開始緊張起來,這些人渣的眼神,讓他想起了裕翔曾對他做的事。

    「這一次,不再有山醬會來了」裕翔大笑,隨後對那群人說:「他們兩個,隨你們享用」就靜靜的坐到旁邊等著看好戲。「不!不要傷害知念!要來的話,都對我就好了!」慧對著正扒開侑李衣服的男人們哭喊。「親愛的小人兒,都還不確定你是否能滿足我們,怎麼就先誘惑起別人來了呢?」那人將噁心的舌尖朝著慧白嫩的頸部攻擊,開始吸允起來。「不要啊慧醬!」「你在激動什麼呢?把可愛的臉蛋都哭花了呢!不過這樣的表情,我.更.愛.」裕翔就坐在旁邊,看著這群人坐著骯髒的事。

    「侑李跟慧醬去太久了」涼介匆忙站起身。「你夠了喔!才十分鐘而已」光傻眼地望向他。二十分鐘後,大貴也受不了,「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?」他緊張地問。自從發生侑李那件事之後,這兩人每天都提心吊膽,害怕自己的戀人被綁走。「在東京誰會沒隔幾天就在被綁架啊」宏太沒好氣的說。「不然你以為我家是怎麼混黑道的啊」涼介冷冷地講,在這種時候,他才不管光和宏太就像哥哥一樣對待他們,他眼裡只有侑李一人。「我不管了,我要去找他們」說完轉身就要走。「等一下山醬,東京這麼大,你要去哪裡找?」「雖然不想,但也只好動用老爸的力量了,大醬你也一起來,叫你那組一起幫忙」

    侑李跟慧已放棄掙扎,只在口中不斷喊著涼介和大貴的名字。「喂!怎麼都不反抗了」那男人狠狠一巴掌搧過去,緋紅的手印,訴說著無法喊出的痛,不過侑李沒給任何反應。「抬起頭來向我求饒啊小美人~」倉庫裡的情況慘不忍睹,只能用輪姦形容眼前的狀態。兩人原本美麗的臉龐,早已失去血色,閃閃發光的雙眼,也失去了昔日的光輝,卻無力反抗,只能讓那群人繼續蹂躪自己。裕翔依舊看著兩人被凌虐得渾身是血,但眉頭連皺都沒皺,如同只是在看一齣電影一般。

    「死老頭!幫我調查知念侑李跟伊野尾慧兩人的去向」涼介一進公司就大吼著,雖然用著如此粗俗的詞彙,但其實父子倆感情很好的。對著只有麻煩事才會跑來的兒子,山田爸爸也只能認了。「哦?第一次聽到你要找人呢!難道是感情事嘛~」「不用你多管!」「是是~」看到兒子緊張成這樣,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,趕緊派人調查。大貴則衝到自己的組裡面大罵:「搞什麼東西啊你們!老子不是叫你們暗中跟好慧醬的嗎!怎麼一個一個都這麼沒用」平常溫和的大貴如此憤怒的大吼,小弟們沒有一個敢吭聲。「呃........有岡大哥,大概兩個小時前看到伊野尾先生他們坐上中島大哥的車,我們想說沒問題,就先回來了...........」那人見大貴臉色鐵青,就越講越小聲。「跟裕翔走怎麼可能會沒事,白痴啊你們!趕快給我查!」「是!」

    半小時後,有一個小弟說有人在海邊看到裕翔的車,抄好路線後,四人匆忙趕往那裡。

    侑李跟慧早已癱軟無力,那群變態卻仍在折磨他們,舔掉兩人身上的汗。「果然不只臉蛋漂亮,連肉體都如此甜美呢」「年輕就是不一樣啊」一群人哈哈大笑。「不單行為下流,連言語都這麼低級嗎?」「小哥你別這麼說,別忘了是你請我們來的」

    四人終於趕到了,定睛一看,這才不什麼海邊,這可是貨真價實的懸崖啊!「侑李!」「慧醬!」「你們等等啊!」涼介跟大貴心急的喊著,光和宏太則怕兩人受傷,提著醫藥箱走過來。聽到外頭的騷動,裡面的變態們夾著尾巴慌張地從另一邊逃走了。呿,一群膽小鬼。裕翔心想。他不屑地踢一踢倒在地上的兩人。門終於被敲開了,裕翔驚訝地看著門口,說實在他真想不到那兩人真的會為了戀人而趕來,因為他們即使本性溫和,但終究是黑道出生,根本對別人不存在著任何的同情心,從小被教導當你愛了一個人,就等於把自己的弱點暴露給全世界,尤其是涼介,在他遇見侑李以前,除了自己的朋友以外,眼睜睜看著別人被殺,眼睛連眨都不眨,就算不想繼承家業,也是一等一的天才。「慧醬!」大貴大叫。慧用僅剩的力氣奔進大貴懷裡,衣衫襤褸的他倒在大貴的雙臂中放聲大哭,但另一側瘦弱的侑李,連動的力氣都沒有。裕翔拿起刀架著他,走出去見這孩子朝思暮想的人。「哎呀山醬,為了他,追來這裡的嗎?」「把刀放下裕翔!」見到比上次更加淒慘的侑李,涼介簡直就快要瘋了。「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很想看到這表情呢!沒錯,看你那備受大家寵愛的精緻臉孔如此的扭曲,明明同為黑道的小孩,但組長的小孩就是不一樣啊!每天都被大家捧在手掌心上,看了就噁心!」「裕翔你冷靜一點,都是我不好,不要受侑李受罪,要殺的話,就殺我吧!」「不......不要.........涼介........不可以」侑李弱弱地說。 「山醬,難道你就這麼愛他嗎?以前其他人被我欺負,你只要挽救不成,之後就不聞不問,現在談什麼愛人!」裕翔怒吼,他看了涼介十幾年了,總是想看到這立於眾人頂端的人,露出不甘心的表情,卻從來沒有成功過,然而卻對這小傢伙..........「對!他對我來說就是這麼重要!我愛他,愛到能為他而死!」「謝........謝........你..........涼..........介........我愛你.........」侑李露出微笑。「那就去死吧!」說完,裕翔狠狠地拿刀劃破侑李的頸部,鮮血直接濺在眾人身上,剛救起慧的光看到這一幕瞬間崩潰跪在地上。「不要啊!!」涼介失控的大吼。裕翔將已斷氣的嬌小身軀,毫不猶豫地丟下懸崖直到海裡。「chii!」涼介不顧自己的懼高症,腦中一片空白的跳下去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urora 的頭像
aurora

潾りんaurora

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