涼介背著侑李的屍體奮力游到岸上,不對地對著早已失去呼吸的身體做人工呼吸,身旁的光和宏太身為醫生,知道已經救不回來了,哭得泣不成聲,侑李對他們來說是朋友,更是家人。「醒醒啊侑李!不要開這種玩笑!趕快起來啊!」涼介撕心裂肺地喊著。但喊得再大聲,也無法叫醒再也不會睜眼的侑李。「對不起........我對不起你啊侑李.........都怪我沒辦法好好保護你,都是我的錯,你醒來好不好..........」哽咽到講不出話的涼介,聲淚俱下的癱在岸邊,不斷地顫抖著。光緩緩走過去擁住兩人,在他的懷裡,涼介看起來好脆弱好嬌小。

    「山醬該走了,再繼續吹著風,知念的身體會不舒服的」宏太輕聲說。他知道,涼介不肯走,所以拿了侑李來當藉口春天的海水,依舊是冰冷的,早已失溫的涼介,雙唇變得深紫,但他還是任由海水不斷拍打自己。「藪、小光,我們回去」隔了一小時後,涼介終於起身,不是因為清醒了,只是宏太的那句話直到剛剛才傳入他的腦海裡。

    眾人怕刺激到慧跟涼介,低調的辦了喪禮。慧仍舊沒從那天的陰影裡走出來,時常整天不說話,涼介則是天天去墓園,直到深夜才回家,店也不再營業了。擔心他們的眾人,決定搬到涼介家住一段時間。

    「知念呢?知念呢?他好一點了沒?」兩星期後慧突然開口問道。瞬間屋裡陷入一片死寂,唯一能聽到的,只有大家的呼吸聲。「喂!你們回答我啊!山醬,知念呢?」只見滾燙的熱淚不斷從涼介深邃的眼中流下,「對不起慧醬.............是我沒用..........侑李他........死了.........」涼介沙啞的說道。慧一聽,情緒再度陷入崩潰。光急忙叫大貴把慧抱回房間,沒有人責怪他為什麼要說出來,因為根本沒有人承受得住。涼介淒涼的笑了一下後走出去。

    走一走又走到了侑李的墓前,「吶侑李,我是不是不應該活著?都是因為我,才害你們受傷的,最不應該活著的,是我才對吧」涼介跪在侑李的墓前如此說著。曾經閃爍著光輝的雙眼,如今一片烏雲掩蓋著,從那天開始,他就再也沒笑過,明明活著,心卻彷彿與世界隔了厚厚一層的牆。快樂是什麼?歡笑是什麼?高興是什麼?人為什麼會笑呢?世上如此的殘酷,我那最天真可愛的侑李都被害死了,為什麼還有人可以愉悅地活下去?涼介失神的想著。現在的世界對我來說已不是彩色的,失去了你的世界,是多麽枯燥乏味的,所有東西都是黑白的,我明明不想讓朋友們擔心,但我終究忍受不了而跑出來了,還讓慧醬再度崩潰,吶侑李,救救我啊!卻少了你的笑容,我的身邊怎麼可能溫暖?有一輛車在不遠處停下,宏太輕輕地將涼介抱起來,把他帶回家,自那刻起,涼介再也沒開口說話,平時也只用手寫的方式與大家溝通。會吃、會睡、會出去走走,但失去了靈魂的軀體,又怎能稱為是人呢?大貴為了照顧慧跟涼介,每天都像心力交瘁,也聽說裕翔跟圭人跑出國了,最重要的是涼介他們的健康,他也沒再叫小弟們追蹤那兩人了。山田爸爸想來探望兒子,但總是被涼介拒絕。光和宏太問遍了認識的心理醫生,都只得到"慢慢跟他談談等他願意開口"這個答案。慧漸漸好轉了,除了不願離開家門以外,其他都終於可以照常生活了,不過由於不出門的關係,也不能去上班了,關於這一點,反正大貴說可以養他,慧也不在乎了。反觀涼介,內心築起一片高牆,只願意和這幾人相處,每天失眠的他,身體每況愈下,好幾次都要靠光幫他打點滴才能撐過去。「我說啊山田涼介!知念也不會希望你過著這樣的日子,他就像我的弟弟一樣,失去他,我不會比你好過多少,你也差不多該清醒了吧!我們變成這樣,並不是你的錯,你再繼續責怪自己下去,有任何幫助嗎?」慧突然對涼介開口。慧知道這兩個月以來,大家為了照顧他們而生不如死,也知道涼介很難走出來,但他真的不希望涼介在這樣消沉下去。「那你告訴我,失去了侑李,我該如何活下去?」涼介輕輕地說著。他終於說話了,大家嚇了一大跳,因為除了侑李,他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慧,沒想到隔了這麼久第一個跟他說話。

    到了侑李失去生命的海岸,涼介的雙眼緊盯著海平線。「涼介,我最近聽到一首很好聽的歌喔!不過歌詞有點悲傷呢!」他想起之前侑李跟他說的一首歌—Candle。他點開手機,一段唯美的音樂瀉了出來

幸せ願えるよう 僕ができることは
君と見た夢乗せる 星がこの手に落ちなくても
二度と逢えなくても
あの笑顔がずっとつづくため
君に向けた想いの灯を 願い込め消すこと

(我唯一能做到的 僅只是祈禱你的幸福

承載著曾與你一同編織的夢想 即使繁星不在眷顧這雙手

即便各自天涯

但為了那笑容永不消弭

我願能熄滅曾對你點亮名為思念的燭光)

溫熱的淚水滑過涼介的臉龐。吶侑李,你就這麼走進了我的生命,但沒人可以告訴我,失去了你以後,我該如何獨活!我愛你,我真的好愛好愛你,我願用我所擁有的一切只換你一個人,從今以後,你不再孤單了侑李。

    「靠!慧醬趕快打電話給小光他們」大貴著急地說。「怎麼了嗎?」慧邊打電話邊問,大貴拿了一張紙給他看,「大醬,你看看今天幾月幾號」大貴看向月曆「四月一號,跟日期有關係嗎?」「愚人節啊愚人節,山醬會不會只是開個玩笑?」慧說道。但兩人為了保險起見,還是打了電話。四人一同趕到了那個海岸,但怎麼找都只看到涼介的手機不斷地循環那首歌,慧仔細聽了音樂後,臉色一變衝上那他曾發誓再也不去的懸崖。「果然沒錯.......山醬,你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呢..........」緊追著慧的三人也跑了過來,看到眼前的景象錯愕不已。

紙條上面寫著:大家,侑李那孩子很怕孤單,我得去陪陪他,再見。

----------------兩年後---------------

    四人推著雙人嬰兒車前往墓園,「侑李、涼介,你們的名字就是從這兩個叔叔來的喔」光跟躺在嬰兒車裡的雙胞胎說。這兩個孩子是他們從自己以前的孤兒院領養的,如今是四人一起照顧。宏太走到墓前蹲下來,「知念、山醬,如果有來生,我們六人一起當兄弟吧!這樣打從一開始,就不存在著別離」面對深愛的好友,他們也漸漸走出了憂鬱的陰影,為了他們兩人,眾人更加努力地活著,希望在人間無法相守的兩人,能夠在天堂緊緊握住對方的雙手。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urora 的頭像
aurora

潾りんaurora

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